央廣網西寧12月12日消息(記者樊永濤 通訊員謝莉蓉)過去十年,從青海到西藏,電能流過的溫度與脈搏,源源不斷、生生不息……

十年前——2011年12月9日,被譽為“電力天路”的青藏聯網工程投運,猶如一條巨龍騰躍而起連接青藏,結束了西藏電網孤網運行的歷史。

十年中——“電力天路”源源不斷地輸送著清潔電能。在這項偉大工程安全穩定運行的背后,有這樣一支隊伍,在昆侖千古的冰峰下,在銀線飛架的瀚海邊,在雄鷹才能飛過的唐古拉山,傾情守護著這條“光明天路”的穩定暢通。

負責“電力天路”青海段線路運維工作的班組被稱為“唐古拉之鷹”電力天路運維班,共有成員8人,平均年齡不到30歲,每人每年運維里程達1000公里。

國網青海檢修公司輸電運檢人員在海拔五千米的風火山地區對“電力天路”±400千伏柴拉直流線路進行空中走線巡檢,查找并消除線路缺陷。(央廣網發 謝莉蓉攝)

如世界屋脊上翱翔的鷹,勇敢而堅毅

青藏聯網工程±400千伏柴達木至拉薩直流輸電線路(簡稱“柴拉線”)平均海拔4650米,含氧量只有內地的40%至50%,初上柴拉線,一般人都會出現白天惡心、嘔吐、吃不下飯,晚上頭疼胸悶睡不著覺等高原反應。在這種高海拔缺氧的惡劣環境下長周期巡視檢修線路是對運維人員極大的挑戰。

起初幾年,時任班長的馬興義深知高原反應在高海拔地區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靠氧氣和藥物只能讓高原反應的癥狀暫時緩解,過多使用身體還會產生依賴。而他們要長期在這種高海拔環境下工作,就必須擺脫對氧氣瓶和藥物的依賴,靠自己主動適應和習慣當地的含氧量,才能真正戰勝高原反應。

馬興義帶領班組員工盡可能堅持不用或者少用氧氣,努力讓身體在高反作用下自然調整主動適應高海拔氣候環境,緩解高反帶來的生理反應。他不斷鼓勵班組成員:“大家一定要堅持下去,突破了這道障礙,以后工作中高反的危險就能少很多!

柴拉線青海段總長608.6千米,共有1394基鐵塔,為方便線路運維管理,沿線設有五道梁、沱沱河兩個運檢站長期有運維人員駐守,這也是他們開展線路集中檢修和故障搶修時的駐地。班組和兩個運檢站時常會有人員進出流動,每當有新人加入,馬興義都會帶他們前往五道梁或者沱沱河習服一段時間,通過生理調適讓身體通過高原反應這一關。

從一天三次嘔吐減少到一天一次,從晚上只能睡兩個小時到五個小時,馬興義帶領著班組人員用這種既有效又痛苦的方式與高反做抗爭。從一步三喘到自由地行走,從每天只能巡視10基塔到每天完成50基塔的巡視任務,從海拔4300的昆侖山到海拔5300的唐古拉山口,小伙子們在較短的時間內逐漸徹底克服了高原反應,適應了青藏高原的高海拔氣候。

10年里,為了工程的安全穩定運行,他們常年挑戰五道梁,越過沱沱河,翻越唐古拉。全線有近510公里處于海拔4000米以上的“生命禁區”,而剩下的100公里線路都在遠離公路的戈壁深處,冬季干冷漫長、大風多,夏季溫涼多雨、冰雹多,每兩個月巡視一遍,平均每人每個月要走100公里,每個月他們至少有20天是在行走中度過。正如運維班的名字——“唐古拉之鷹”,勇敢而堅毅,在世界屋脊上忠誠守護著這條“光明天路”。

像雪域高原上生長的草,樂觀而頑強

“唐古拉之鷹”電力天路運維班因“電力天路”而生,與“電力天路”相守。這支運維隊伍中都是“80后”“90后”青年,平均年齡只有30歲,他們從內蒙、新疆、湖北、吉林等地聚集在青藏高原腹地。

2017年,“唐古拉之鷹”班長的接力棒交到了王輝手中,來自新疆的王輝在這個班工作了九年。從一開始的普通班員到班組安全員、再到班長,一個個睡不著的夜晚,他在深思如何消除安全隱患讓線路更穩定;一個個迎著朝霞上山的清晨,他在腦海里勾畫著“天路地圖”。

“風吹石頭跑,氧氣吃不飽,六月飛大雪,夏天穿棉襖!边@是電力天路上的真實寫照,上午晴空萬里,可能下午就突降雨雪風雹。這里是離天最近的直流輸電線路,沿線天氣變幻莫測,自然環境異常惡劣,工作條件極其艱苦。

2018年7月的一天,王輝和同事們一行兩輛車到唐古拉山上檢修線路,檢修到一半時天突降暴雨,人在山上,車停在山腳下,大家立馬收拾工器具向山下撤退。兩輛車一前一后沿原路返回,路面濕滑泥濘,走著走著,前面居然出現了一條湍急的河流。這里之前并沒有水流,而是由于突降的暴雨匯集在地勢低洼處形成的。水流渾濁,看起來并不深,車輛加了油門準備沖過去,沒想到駛到水流中間時車頭突然一沉,陷下去了。

“過不去了,只能讓后面的車把我們拖出去,我下去掛拖車繩!蓖踺x立馬做出決斷,毫不猶豫地脫掉鞋襪和外褲,跳進了冰冷的水流中。河流最深處,身高一米八五的王輝已經被水沒過了大腿,原來,在河道下方還有一條比較深的溝。水流湍急,他扶著車身一步一步小心地走到車尾,從后車廂取出拖車繩,在前后兩輛車之間掛好。車上的人都下來合力推車,兩輛車同時加足馬力,在后面車的拖動下,前車終于退離了河道。

此時,他們的身后是山,左右兩側各形成一條河并在前方交匯,他們被困到了一座“孤島”上,過不了河,更回不去家。最終,他們在車里熬過了一夜,第二天雨過天晴河水退去才艱難通過。

“電力天路”運維路上,車輛被陷的情況數不勝數,最難忘的一次是2018年夏天年檢期間,遭遇漫天大雪,路被大雪覆蓋,檢修車輛陷入積雪中,前來救援的車輛也相繼陷入,總共五輛車同時被困。最終是四十多人用繩子和木棍通過人力硬生生把五輛車逐一拉了出來。

十年里,數不清有多少次,正在塔上工作的他們被突降的暴雨澆濕淋透;數不清有多少次,完成檢修工作的他們遇大雪封路,被困雪夜;數不清有多少次,車輪陷入泥坑,他們在風雪泥濘中推車前行,車輪帶出的泥水將他們撲成泥人,彈出的碎石擊打在他們的臉上擦出血痕。但“唐古拉之鷹”們如雪域高原上樂觀而頑強的野草,艱苦惡劣的自然環境嚇不倒他們,始終迎著困難上、扛著使命干。

是日月山川間播撒的光,溫暖而有愛

在線路運維過程中,運維班組發現,沿線大型鳥類活動頻繁,加上鳥類喜歡在高處筑巢的習性,對線路安全穩定運行造成了嚴重威脅,同時也對鳥類生命安全產生了一定影響。最后,他們決定主動幫鳥類在安全區域筑巢,引導鳥類在桿塔安全區域棲息活動,將以往的“驅鳥防鳥”轉變為“引鳥護鳥”。他們先后累計在該線路上安裝了人工鳥窩168個,用“生命鳥巢”將國家電網的綠色發展理念融入電網運維管理。

后來,“生命鳥巢”社會責任根植項目被納入國網青海電力生產經營工作范疇,與電網建設和運維管理工作同步推進實施,在應用范圍上被推廣到了三江源地區玉樹、果洛等地的電網中,“生命鳥巢”數量得到飛躍式增長。自2016年“生命鳥巢”項目實施以來,國網青海電力在青海三江源地區共計安裝人工鳥窩4572個,成功引鳥筑巢2300余窩。

青藏公路是運維人員每次巡線檢修的必經之路,十年來,他們在這條路上走了上千次。青藏公路交通繁忙,時常會遇上大堵車,王輝還會當交通疏導員。

2018年的一天,王輝在完成檢修回去的路上,天已漆黑,車堵了一個多小時依然一動不動。王輝拿上手電筒決定步行去前方一探究竟,走了一公里多才找到堵車的源頭,原來是由于那一段因修路有一定圍擋,還有山上的大石頭滾落到了路上,兩側車輛互不相讓,于是造成了長達幾公里的罕見大堵車。見此情景,王輝發動就近的司機們一起動手把落石都搬掉,將修路的圍擋物根據路面情況適當搬移,打開了一個通道,他又在原地當起了交通疏導員,直至交通完全暢通,彼時已是凌晨一點多。

在出色完成運維檢修任務的同時,“唐古拉之鷹”們都養成了習慣,每次巡線檢修時,都會特別留意拾撿沿途的塑料袋、飲料瓶、防塵網、塑料地膜等影響生態環境的廢棄物。在這些光明使者的用心守護和不懈努力下,“電力天路”安全運維水平不斷攀升,沿線生態也在不斷改善。

“唐古拉之鷹”的綠色環保行動也逐漸帶動了越來越多同事的自覺自愿加入。如今,呵護三江源頭綠色生態已經成為該公司共產黨員服務隊和青年志愿者常態化的公益志愿行動。大家時常利用休息時間,集體到線路附近及周邊生態保護區清理污染環境的廢棄物,共同為三江源頭綠色生態貢獻一份力量。

“總要有人來守護電力天路!北M管十分辛苦,可這些小伙子的臉上不見一絲愁容,笑容時刻蕩漾在他們黝黑的面龐上!疤乒爬棥彪娏μ炻愤\維班現任班長王國鑫說,“電力天路”沿線有青藏高原的遼闊壯美,有可可西里藏羚羊的活潑靈動,運維“電路天路”很苦,但也很幸福。我們會繼續盡我們所能守護好這條光明通道,呵護這里的生態環境,以實際行動凈一方土地、保一片光明。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編輯:滕萌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